和我们一起放飞理想吧!
  • 本栏最新文章
摄影专辑AD
  • 本栏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门排行 >

平安接盘、方正改姓中国最大校企“重整”获批还能浴火重生吗

时间:2022-06-21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7月5日晚,平安发布通知,《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等五家公司重整计划(草案)》经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裁定书依法批准并生效,民事判决书将于7月5日送达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管理人。

  大多数人第一次知道方正,是在电脑的Word文档中。在字体那一栏里,方正牌独占一片天,许多字体甚至要付费才能使用。早在十多年前,美国暴雪公司曾因使用方正字体,被起诉赔偿4亿元。因为到处告人家侵权,方正也因此获得了“字体界视觉中国”的称号。

  北大方正集团,如清华同方和清华大学,复旦富华和复旦大学,同济科技和同济大学类似是中国最大的大学企业。北大方正集团自成立以来,在社会上享有很高的声誉。方正集团由北京大学投资40万元于1986年创办,当时还不叫方正,叫北京大学理科新技术公司。

  如果说公司的成立是从0到1,王选院士就是将方正集团带向成功的灵魂人物。这位大佬带领团队做出的贡献,让方正集团很长时间里都受尽褒奖。就连中央电视台也在节目中对方正集团大加赞赏。“只要你读过书、看过报,你就要感谢他,就像你用到电灯要感谢爱迪生一样。”

  都拿方正和爱迪生放一起比较,可知其贡献之大,在过去国内印刷技术还不成熟时,日本的报社已经在用计算机控制的照排机来排版制作报纸了。那时候,我们国内的报纸还是印刷体,印刷速度很慢。工作人员要先按照要打印的副本,把对应的铅字找出来,排好序后打样、压出来纸型,这才算是印刷成功,总之就是又累又污染环境。

  与此同时,计算机技术席卷了世界,但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计算机仍然是稀罕物。不仅价格昂贵,更重要的是,当时的计算机语言是基于英语的,这也意味着先进的激光印刷技术被西方世界垄断。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系的王选,在实验室开发了世界领先的第四代激光照排系统。

  1980年9月15日,王选用激光照排系统排出的《伍豪之剑》,是中国告别印刷术后出版的第一本书。中国使用了150年的铅字印刷已经结束,标志着计算机激光印刷时代的开始。1986年,王选凭着敏锐的商业头脑,开始将自己的研发成果推向市场,他与母校北京大学合作正式成立了北大正方。

  凭借全球领先的汉字激光照排系统技术,短短3年内,企业订单金额已突破1亿元。到1989年底,北大方正的汉字激光排版技术已占据国内报业的99%、图书期刊出版业的90%,海外华文报纸市场的80%。而同一时期的华为,还只是一个销售交换机的小代理商。

  到1993年,中国大部分的报纸和出版机构都采用了王选团队开发的激光照相排字系统。不幸的是,随着王选院士退出一线,再加上激光照排系统拥有了绝对的垄断地位,方正集团开始了的吃老本之路。

  为什么这么说,后来个人电脑市场兴起,方正第一次没有抓住这个风口。第一批入场的联想靠卖电脑赚了不少钱,方正才反应过来,要不自己也搞一下电脑好了。1995年方正登陆资本市场后,开始生产电脑,有一段时间与联想齐名,成为国内电脑知名品牌。趁着这一迅速的势头,方正正开始四处蔓延。

  截至2018年,方正集团年收入1333亿元,在“中国企业500强”中排名第138位,在“中国电子信息企业100强”中排名第5位。方正集团依托北京大学,被誉为“中国最牛校企”。在鼎盛时期,方正集团拥有超过400家公司,其中6家已上市,员工超过3.5万人,总资产超过3600亿元。

  看似风光,但大部分公司都是亏钱的,只有少数几个上市公司有不错的营收。当然,除了过度扩张的隐患外,方正集团长期以来的管理层内讧也是导致其破产的重要原因。2001年,方正集团旗下的方正科技公司CEO朱剑秋想要脱离方正集团的控制,自己做大佬。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为了保住方正科技的控制权,向“好兄弟”李友寻求帮助,最终成功赶走了朱剑秋。但在李友成为方正集团CEO后,就不老实了,他找了一堆亲戚朋友,来当方正集团的高管

  在这场大混战中,以李友为首的资本集团“凯地系”,还上演了一出“内幕交易、侵吞国有资产”的大戏。他们只花了4480万元拿下了方正集团30%的股份,而这部分股权的线亿元。疯狂的内斗和盲目的多元化已经把中国最牛校企搞成了“中国最惨校企”。

  如今,方正集团深陷债务危机。2020年2月18日,方正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宣布申请破产重组。人们无法想象,一个拥有数千亿资产的500强企业,一个由中国顶尖大学支持的大学企业,会破产重组。

  压垮方正的,是一笔20亿元的短期借款。这笔款项于2019年12月1日到期,但方正未能如期支付本息。作为债权人,北京银行认定方正已无清偿能力的债权,将方正集团告上法庭,眼看方正无力偿还债务,法院启动了方正集团破产重整程序。

  从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来看,方正集团营收仅917.7亿元,净利润亏损24.69亿元,而归属于母公司的净亏损为31.9亿元。截至2019年年底,方正集团负债已达3029.51亿元,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也就是说,方正集团去年连20亿元都没有,也无力偿还银行的债务。一年多以后,就在这个月,方正的破产重组尘埃落定,平安接盘、方正改姓。

  事实上,从方正集团的案例中不难看出,很多巨头倒下的影子,大部分是由于其业务领域过于宽泛,盲目扩张才导致债台高筑。这也是许多校企的现状。由于企业管理结构不合理,经营效率低下。虽然身披名校的光环,但是事实上占有着国家的资源。往日的国家重器,如今变成社会毒瘤,因此校企改革变得势在必行。

上一篇:我市举办2021年医药化工行业环保安全与高质量发展第二期研讨会
下一篇:一建去年过一、两科今年报名还需要进行资格审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