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们一起放飞理想吧!
  • 本栏最新文章
摄影专辑AD
  • 本栏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品牌大全 >

Poly-Online丨尘世如梦——日本浮世绘艺术专场

时间:2022-05-13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有歌川派尤负盛名的诸位“明星”画师等等,为广大藏家带来不一样的东瀛风情。

  杨洲周延Yōshū Chikanobu(1838-1912),江户后期⾄明治时期浮世绘师。姓桥本,本名直义,通称作太郎,号杨洲、杨洲斋、一鹤斋。先后师从歌川国芳、三代歌川丰国及丰原国周。擅⻓美⼈绘、武者绘及歌舞伎绘,以三联风俗画最为知名,是后期浮世绘画坛重要⼈物。

  《千代田之大奥》是杨州周延美人绘中的扛鼎之作。该作是由多组大判三枚续组成的浮世绘组图,全面描绘了宫闱禁里“大奥“中每年举办的定例活动和仪式的场面,在明治27-29年期间由位于东京日本桥的书店销售。江戸城,別名“千代田城“,而“大奥”则是江户城中德川幕府将军的生母、子女、正室、侧室和各女官的住处,据说平时居住者有1000余人。由于幕府的规约限制江户城内的样子一直是被禁止描绘的,随着幕府的倒台出版限制也随即消失,与大奥相关的浮世绘遂在明治时期变得极具人气。《千代田之大奥》便是根据原来在大奥工作过的女子们的证言创作而出,具有相当程度的文化价值。

  镰仓时代后期的后醍醐天皇在吉野皇居中举办赏月宴,席间资俊卿被赐得御酒,可在斟酒时却不知怎地打破了酒碗,紧张气氛之下,二位局(图中央华服女性)即席作和歌一句“残碗形如云中蔽月”,资俊卿灵机一动接出下句“残片应作星光点夜”,圣上听罢龙颜大悦。“云中蔽月”隐喻“竹帘后的天皇”,而“点点星光”则意指臣民百姓。

  此作画题源自江户时代画家英一蝶的名作《朝妻舟图》以及相关歌舞伎曲目。浅妻船,又名朝妻船,是位处琵琶湖连结朝妻和大津两地的渡船。画面中描绘的头戴金色乌帽子身着白拍子装扮的女子,以及撑船的男人,被认为是暗讽当年第五代德川将军徳川纲吉与侧佣人柳沢吉保之妻的荒唐恋情。虽说此作的绘师杨洲周延活跃的明治时代已经没有了幕府将军的管控,但原作家的英一蝶却因为相同题材的这件作品而遭到流放。

  三代歌川丰国Utagawa Toyokuni III(歌川国贞 1786-1865),江户时期浮世绘师。本名角田庄五郎,号五渡亭、香蝶楼、一雄斋等等。师从初代歌川丰国期间袭名歌川国贞,老师去世后承袭歌川派掌门歌川丰国名号,自称二代歌川丰国。后因初代丰国养子承袭二代丰国的名号,后世学者为避免混淆便在浮世绘史上称歌川国贞为三代歌川丰国。因创作时间较长作品广受欢迎,是作品数量最多的浮世绘师,据说有1万余件作品问世。以美人绘、歌舞伎绘闻名。

  安达吟光Adachi Ginkō(1853-1902),明治时代浮世绘师。师承不详,姓安达,名平七。起初称松雪斋银光,明治3年1870年左右,以银光为名发布描绘戊辰战争的锦绘,1874年以后改名为吟光。又号线年之间,期间创作西南战争、壬午事变、日清战争、义和团之乱、议会相关等新闻报道画,此外也以歌舞伎绘、芝居絵、名所绘、美人风俗绘著名。

  援雅琴以变调兮,奏愁思之不可长。案流徵以却转兮,声幼妙而复扬。女子娟秀的仪容之美常与雅乐并蒂双生,一颦一笑都是音符,它们在曲声的罅隙里洒落,溅起心头阵阵涟漪。

  月冈芳年Tsukioka Yoshitoshi(1839-1892),幕末明治时期著名浮世绘师,又名一魁斋芳年,晚名大苏芳年等。他是最后的浮世绘大师,师承歌川国芳,后来又学习西洋素描、解剖、透视,并将之融入浮世绘创作。作品从早期恐怖、血腥风格的“无惨绘”,转变为以现实事件为主题的“历史画”,晚年重新归于传统题材“美人画”。月冈芳年还对中国文人画的用线方法多有研习,使东西方绘画的长处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是一位富有创新精神的传奇绘师。

  画面描绘江户时代有名的悲剧“桥本屋白系”,多位作家都制作过这个题材的浮世绘,其中芳年的这件作品通过画面着重表现出人物的内心情感。

  吃著公粮的武士“主水”,有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但他却是一家叫作“桥本屋”的妓院的常客,他最爱的是头牌“白系”;三年来,他对外声称单身,时常来和白系过夜,大家眼裡他们二人就像小两口一样。主水的妻子名叫“阿安”,天天操持家庭养育孩子,而丈夫拿著公家的俸禄成日花天酒地;阿安终于向丈夫开口道:“差不多了吧!别再天天去召妓了。”而主水却是当耳旁风一般回道“我心裡就是想去,你这样和我说也没用”。无奈之下,阿安决定带著两个孩子亲自去找白系说明,希望她能够劝说丈夫顾家一些。白系听说了故事原委,知晓了主水竟然有家室,十分吃惊;她也十分同情阿安的遭遇,并保证会劝说主水。当晚,白系向主水劝说许久,可他还是烂泥扶不上牆,半点也不听进去,照旧在妓院过了夜。阿安空等一夜,丈夫没有归来,等来的却是丈夫上司送来的“解聘通知”,这下将来没了指望,自己又留不住丈夫的心,阿安万念俱灰;晚上确认孩子们都睡著后,用自己的泪水磨墨写下遗书,自尽了。翌日清晨,主水回家后发现遗书和自杀的妻子,这才追悔莫及,抱著巨大的负罪感连忙赶到菩提寺,为亡妻诵经祈福。听说了此事的白系,觉得自己十分对不起阿安,破坏了一个家庭;由此,决心亲自下到黄泉和阿安赔礼道歉。她对主水留下遗言“你一定要好好把两个孩子抚养长大啊!”,便也追随著阿安自尽了。老婆死了,喜爱的女人也死了,工作也丢了,主水对人生没了指望,把孩子托付给其他人后,在家中切腹自尽。

  画面最左边描绘因内疚而不敢直面主水的“白系”,其背后的木纹清晰的让人惊讶,印刷质量极高。画面中央是烂醉的主水,他被一位游女搀扶著,同时好像在向另一人打听白系的所在,而身旁一身黑色的便是妻子阿安,她没能从丈夫那里分到半点注目。

  初雷,第一声雷声,惊到了美人。轻薄的蚊帐被微风激起涟漪,虽这雷这雨没有到骇人的地步,亦能令美人捂住耳朵,轻皱眉头,恰到好处的一瞬被月耕记录了下来。

  歌川国芳(1798-1861)号一勇斎、朝桜楼,日本江户时代人,是浮世绘歌川派晚期的大师之一。他出身丝绸染坊家庭,在帮助父亲料理生意的同时对艺术产生兴趣。后来为版画大师歌川丰国所看中,于1811年被收为弟子,1814年出师并取艺名歌川国芳。1827年开始创作著名的水浒传豪杰百八人系列。30年代早期攻于山水、40年代创作了大量的美人绘和武者绘。

  《相马古内里》,可以说是浮世绘妖怪题材,在世界范围内的不可忽略的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内里”源于汉语,是“大内,皇城”之意,所以“相马古内里”为“在相马的古都城”。“相马”在东京东北处,而其背后关联的人物就是被称为日本三大怨灵的“平将门”,也就是本作品的背景。画中左边的女子叫做泷夜叉姬,传说是平将门的女儿,在平将门之乱后,一心想为父报仇,从蛤蟆仙人处学得妖术密谋在过去的都城(古内里)中谋反。而朝廷则派阴阳师“大宅中将光国”剿灭妖女。画面中巨大的骷髅就是泷夜叉姬召唤出的妖怪,而画面中间的光国正在与泷夜叉姬的手下荒井丸搏斗。其横跨两纸画面的巨大骸骨甚为骇人,其夸张的比例与精准的结构,成为江户时期绝佳的奇幻佳作。

  画面正中的坂田海道丸在国内有一个更熟悉的名字——金太郎。传说金太郎是一个拥有怪力的儿童,生长于神奈川县(就是北斋的大浪所在地)的足柄山。金太郎为山姥之子,在山中与动物为友,其代表性的造型是身穿绣有“金”字的红色菱形肚兜,手执巨斧,骑在熊背上。后来与源赖光相识,成为其家臣,改命坂田金时,并一同讨伐大江山的酒吞童子。画面中的金太郎虽还是儿童面貌,但其孔武有力的身材是江户时期人们对男孩健康强壮的期望。而怀抱的鲤鱼,则是日本端午节的重要装饰象征,端午在日本也被称为“男孩节”。国芳巧妙的将两种情节结合一起,寄托了人们对男孩健康成长的心情,成为当时重要节日及亲友馈赠的绝佳礼物。

  葛饰北斋(1760-1849),日本江户时代的浮世绘画家。北斋一生在绘画的追求上不断进行自我改革,并吸取和借鉴西洋画和中国面的一些表现方法。其作品题材广泛、有人物、风景、动物等,并进行漫画创作。他的绘画风格对后来的欧洲画坛影响很大,德加、马奈、梵高、高更等许多印象派绘画大师都曾临摹过他的作品。

  《神奈川冲浪里》是艺术家葛饰北斋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也是日本视觉文化在世界范围内最浓墨重彩的篇章。《神奈川冲浪里》的断句应为神奈川冲-浪里,神奈川为地名,冲为海域,浪里则指代被巨浪包裹的船只。旁边的署名为北斋改为一笔。画面描绘了三条小船在通天巨浪面前的穿梭与前进。艺术家仅利用狭小的空间,呈现出滔天大浪的冲击力,并在构图中,融入了诸多三角及圆形的紧迫感,令观者于方寸间,依旧体会自然的威严与气势。

  《神奈川冲浪里》原作创作于1830年前后,在刚刚面世时,共拓印了数千件作品,属于当时代的畅销大IP,大部分销售至当时来富士山的游客及朝圣者。然而由于浮世绘纸张本身的脆弱,以及经年累月的时间,当初数千件原作版画早已失传。2021年3月,纽约佳士得一幅原版《神奈川冲浪里》木刻版画,以159万美元成交。

  歌川广重出生于宽正九年(1797),本姓安腾,讳元长。文化八年(1811),15岁时欲入歌川丰国门下学习浮世绘,因丰国以弟子过多无暇教导被拒。后因机缘而入歌川丰广门下学习。次年九月,获准借乃师名中一字,改称广重。广重作为与喜多川歌麿、葛饰北斋齐名的浮世绘三杰。大胆地采用了西方创作手法,通过具有感召力的主题,运用东方元素,营造出了简单、自然的情绪和氛围,描绘了一幅幅奇瑰而又不失美感的景象。

  金龙山的浅草寺曾多次出现在广重的笔下,他用不同的季节与角度,反复描绘了这所直到现在都非常重要的寺庙。在这件作品中,广重选取了寺庙门入口的角度向寺庙建筑群内部望去,白雪已经落下很厚的一层,覆盖在整个寺庙中,庙宇与树木都在白雪的掩映下变成了茫茫的一片, 唯有红色的庙墻看起来格外醒目。雪珠还在不停的下落,而这丝毫没有阻挡参拜人群们的脚步,他们或单独一人,或三三两两结伴,都撑着油纸伞,穿着厚厚的衣服,缓慢的向着主殿走去,内心充满着如同这洁白的雪一样单纯、美好的愿景。

上一篇:宅男女神陈妍希代言美容饮品
下一篇:海口冲浪里项目实现拿地即开工 建成后将进一步丰富西海岸商业业